《新聞1+1》2014年9月9日完成台本——朱清時:“南科”五年,並非“一夢”
  (節目導視)
  解說:
  五年前63歲的他躊躇滿志,對未來充滿希望。
  朱清時:
  希望全國的高校、教育界、社會都看到,原來中國的大學還可以這樣辦。
  解說:
  五年後正式卸任南科大校長,朱清時給中國的教育改革帶來了什麼?
  朱清時:
  困難和不足還很多,學校的希望寄托在你們身上。
  解說:
  五年,如何看待自己的付出和努力,五年如何評價這所大學的探索和堅持。《新聞1+1》今日白岩松專訪朱清時:“南科”五年,並非“一夢”!
  主持人 白岩松:
  您好觀眾朋友,歡迎收看正在直播的《新聞1+1》。9月1日是開學的日子,對於絕大多數的學校來說都是一個新的開始,但是對於南方科技大學來說,9月1日這一天卻是創校校長朱清時卸任校長的時刻,他用三個鞠躬來告別校長的位置,我們一起來看一下。鞠躬只是一個很短暫的時間,今天我們演播室請到了原南方科技大學的校長朱清時,現在可以說還是看守校長,我要加一個引號,因為新的校長臨選要在9月底的時候可能才會有最後的結果。朱校長明天就是教師節了,得先祝您教師節快樂。
  南方科技大學創校校長 朱清時:
  謝謝。
  白岩松:
  卸任這些天之後快樂嗎?
  朱清時:
  很快活,很輕鬆,還有很多事情在做。
  白岩松:
  我註意到了因為可能是南方科技大學作為創校的校長,這五年媒體關註非常多,因為也寄托了好多人高校的改革的期待,因此您卸任這幾天的時候,我發現媒體報道很多,但是這裡的關鍵詞並不一樣從標題上,你看。我羅列了一些有這麼多像妥協、身心俱疲、最牛校長、遺憾、慘勝、失敗,讓您選一個,您會選哪個?還是都不選?
  朱清時:
  都不選。
  白岩松:
  為什麼?
  朱清時:
  我覺得這些描述都比較錶面,他們看問題的角度跟我自己不一樣。
  白岩松:
  慘勝,畢竟有勝嗎?
  朱清時:
  我覺得我們五年做到的東西遠遠超過慘勝,我們把五年充分利用起來,能做的都做成了。
  白岩松:
  我這有一個空的板子,那您自己寫兩個關鍵詞,寫一個關鍵詞看是哪個關鍵詞代表您這五年一個感受,在這個時間在您寫這個關鍵詞的時候。來,讓我們一起回顧一下朱校長卸任的那個時刻。
  領導:
  歡迎朱清時校長為新生致詞。
  解說:
  9月1日在南方科技大學2014年新生開學典禮上,大家以長時間的掌聲歡迎朱清時的演講。因為這是他以校長身份做的最後一次演講。
  朱清時:
  南方科技大學是我國高教改革的一所實驗學校,在過去的五年中。
  解說:
  五年前明顯提出要以去行政化、自主招生、自授學位原則辦大學的朱清時,曾吸引了社會各界的強烈關註,五年後已經68歲,即將卸任校長的朱清時依然鼓勵新進入南科大的學生,要獨立思考、創新。
  朱清時:
  五年的時間很短,我們的教改剛剛起步,困難和不足還很多,學校的希望寄托在你們身上。
  解說:
  短短9分鐘演講後,他朝臺下連鞠了三躬,學生、家長掌聲不斷,演講之後的第二天朱清時正式卸任。五年前同樣是在9月,朱清時在接任南科大校長後做了第一次公開演講,當時已是63歲的他臉色紅潤,聲音洪亮,對未來充滿了期許。
  朱清時:
  把這五年規劃好,已經有了規划了,我們正在一步步把這個規劃實現。正如有些媒體評論,我們就把這“一畝三分地”種好,種好的期許是什麼?種好之後希望全國的高校、教育界、社會都看到,中國的大學還可以這樣辦。
  解說:
  五年前的演講媒體形容他是躊躇滿志,五年後的今天當朱清時正式卸任,他和他的同事們奮鬥了五年的南方科技大學又究竟發生了什麼樣的變化?
  白岩松:
  剛纔給朱校長了一個作業,然後朱校長快速的寫出來了,是無憾兩個字,為什麼是這兩個字?
  朱清時:
  因為我們把能夠做的都做成了,而且南科大這五年在全國的教育界和社會上都產生了影響,使大家認真在思考教改的各種問題,我們的作用就已經達到了。
  白岩松:
  如果要讓我寫一個的話,我可能會寫這兩個字,您接受嗎?不舍。
  朱清時:
  當然我從感情上是不舍的,因為南科大給我,我們已經有很深的關係了,我會一直關註南科大,並且也盡我的全力幫助它發展。
  白岩松:
  您剛纔有一句話叫把能做的都做了。
  朱清時:
  對。
  白岩松:
  但是我想問您的問題是想做的做了嗎?
  朱清時:
  是,我們想做的最重要的是探索如何在中國的大學增強學生的創新能力,我們把做了一系列的教改措施,這些教改措施都取得了好的結果,我們第一屆學生馬上就要畢業了,我可以預期他們都會得到社會的歡迎,就是順利畢業的這批學生。另外我們在學校的籌建上我們已經有一個150位教授組成的教授隊伍,他們都很優秀,這樣一個教授隊伍是南科大發展的最好的基因,我們已經開始有1200個學生,這些學生也很優秀,好的學生或好的教師形成了南科大進一步發展的最好的基因,我相信南科大今後會越辦越好。
  白岩松:
  如果要是回頭看這五年,五年從一個學校的發展來說真的是實在太短了,但是如果說有一個收穫的話,大家好像更多關註的是朱清時本人,這五年始終是這樣的,但是其實可能更該在此時關註的是朱清時給南科大這五年帶來了什麼,如果說一個最滿意的結果是什麼?是您剛纔說的教授150,學生120,然後老師跟學生1比8,中國絕大多數的高校一比十幾,甚至1比20,這是唯一的一個嗎?
  朱清時:
  我想南科大對於中國的教改探索走出了很重要的一步,就是我們探索把高校如何去行政化,在高校如何增大高校的自主權,特別是自主招生或自授文憑,我相信在五年前,南科大剛建立的時候,大家對去行政化和自授文憑都沒有怎麼關註也沒有思考,五年過去了現在去行政化或支持文憑,已經引起了全社會的關註,而且大家都在思考,我覺得這個是南科大做的最好的一件事。
  白岩松:
  您提到了這一點,我就要列出五年前,因為您在那段時間的時候《新聞1+1》就在關註這件事。因此您當時是帶著這樣三個想法走到了學校,也走到了公眾社會的面前。這三個目標是什麼呢?去行政化、自主招生、然後自授文憑。五年過去了,這三個目標,如果要重新排個序,那個實現的偏多一點,哪個實現的太少,您的排序會是什麼?
  朱清時:
  我們自授文憑第一屆學生確實自授文憑了,而且他們有兩個提前畢業,已經被牛津大學,倫敦大學錄取了,社會都高度關註這批學生,看看他們有沒有真本事,然後按照他們的真本事來接受他們的文憑,我想能夠做到這一點就是南科大這五年改革的一個很大成功了,我們不能說南科大培養的這幾百個學生,就會對中國的教育有多大的影響,但是觀念上的衝擊我想這作用已經達到了。
  白岩松:
  也就是說排序第一個是從自授文憑做的相對比例大一點。
  朱清時:
  我們已經做到了第一屆學生自授文憑。
  白岩松:
  排第二呢?是去行政化呢?還是自主招生?
  朱清時:
  自主招生,我們第一屆學生是真正自主招生,後來我們得到教育部的批准,用631模式招生,就是高考成績占60%,自主招生考試占30%,平時成績占10%,我們自主招生方法現在有很多學校已經在開始實行了,我覺得我們自主招生也是走出了一條新路。
  白岩松:
  不出預料您排的最後的是去行政化,這條路很難走,絕不僅僅是朱清時校長,我不在意我副部級、或者司局級就那麼簡單。
  朱清時:
  是。
  白岩松:
  難在哪?
  朱清時:
  難在整個國家的管理體制需要改革,一個局部才能夠順利改革。我想我們的教改到今天已經到了最後一個,就是學校的領導班子怎麼產生?這個問題一定要走出一條新路,我們的教育改革才能夠走完,才能夠真正做到去行政化。
  白岩松:
  說完了這個的時候,突然想起了南方科技大學的校徽,我們可以一起看看這個校徽,其實是一個火炬,但是您當時在科技大學的時候就想用這個火炬來當這個校徽,我們可以一起去看一下,終於到了南方科大的時候,您把這個火炬變成了南方科技大,為什麼這麼痴迷於這個火炬,讓它成為一個學校的標誌?
  朱清時:
  因為我在中科大做校長的時候,我就覺得我們的教育現在需要走出一條新路才行,正如錢學森先生給溫家寶總理說的這個問題,我們這些年已經培養了很多學生,但是沒有一個學術水平跟民國時期大師相比,然後就問為什麼我們高校培養不出接觸人才,這個問題把中國的教育的弊病一下子表露的很清楚,我們國家,我們的學生或家庭都為教育付出了很大的代價,但是到頭來發現我們培養的學生創新能力不足,就是沒有真本事,這個對國家發展是一個很重大的問題。那麼南科大,我就在想在中科大校長任位我們需要有一個有些學校要高舉起改革的火炬往前走,走出一條路,所以我心中就期盼高校能夠有一個改革的火炬,走出剛纔錢學森這個問題表述的困境,那麼中科大我就想做這個。校友,大家對老校徽很有感情,但在南科大這個火炬那就是理所當然的了,南科大就是想在中國的教育中間成一個舉起火炬往前走的這樣一個學校。
  白岩松:
  歷史往往是高校非常重要的一個財富,但有時候想要變革的時候,歷史有的時候也會會產生另外的一些影響,但是一個新的學校就不會了,因此這個火炬會成為剛剛創校的南方科技大學的這樣一個校徽,但是僅僅五年的歷史,也許回顧有點太短,但是還是要回頭看一看進行了哪些探索,有哪些成功,也會留有哪些遺憾。
  解說:
  2014年南方科技大學的開學典禮迎來了608年報道的新生,使得這所備受矚目的高校在校生達到1218人,誰都不會忘記,南方科技大第一屆報道的新生只有44名,2010年12月15日已經籌備三年的南科大,始終沒能拿到招生許可證,校長朱清時決定不等了,他要建立首個實驗班。
  聲音來源:
  時任南方科技大學校長 朱清時:
  來之前先跟學校簽訂一個協議,就是自願參加教改試驗。
  解說:
  2011年3月,南方科技大學迎來首個教改實驗班44名新生,而這44名學生的到來,在當時也被很多人認為是衝著朱清時本人去的。當年6月他們無人參加高考,考場被迫取消。2012年5月29日南科大接到了教育部對招生方案的批覆,這意味著這所籌建多年的高校獲得了教育部認可的招生資格,當年入校新生人數達到188人。如果說首批學生是慕朱校長之名而來到南科大的話,那麼隨後三年招生人數的翻倍則依靠的是南科大的變化。目前學校一共設置了八個理工科系,已經批准建設三個研究中心,簽約引進教師150多人,其中90%以上擁有博士學位,60%以上具有在世界排名前100名大學工作或學習的經歷。如今朱清時已經卸任校長,而他招的第一批44名學生在幾個月之後也將成為南科大的首屆畢業生,這44名學生中除了4人中途退學,6人學分不夠延期畢業外,其餘34名學生都非常優秀,其中兩人是提前畢業,已經被牛津大學和倫敦大學錄取,而這批學生最特別的地方在於他們將獲得的是南科大的自授文憑。
  白岩松:
  朱校長其實今年你卸任的時候是68歲,如果從行政化的角度來說,可能是該退休了,但從一個大學校長來說包括您自己的身體來說,也許大家覺得還能幹好多年,如果周圍的環境很順暢的話,您會不會其實是繼續乾而不是卸任呢?
  朱清時:
  我自己心中很有數,因為年齡已經大了,精力不行了,我很希望南科大有一個更年輕的、更朝氣蓬勃的校長,來繼續把這個改革推進下去,所以我一直很期盼能夠臨選一個更年輕的校長。
  白岩松:
  真心話嗎?真心話嗎?
  朱清時:
  從感情上是不舍的,但我想我可以用另一種形式來為這個學校工作。不是做。
  白岩松:
  另一種形式是思考?整理?
  朱清時:
  思考、整理、出主意,我力所能及的幫助學生和老師,幫助他們學習工作,這些我都可以盡我的全力來做。
  白岩松:
  我們做一個假設,其實它也是跟夢想連在一起的。如果存在一種可能您還有一個五年任期的話,條件還相當具備一定的話,您最想乾並且一定希望在下一個五年乾成的是什麼?
  朱清時:
  就是希望把學校的教師團隊建設好,我們這五年,我們招聘到150個教師,如果我們保持這種勢頭,再過五年我們的教師人數就可以在七八百左右,這樣的話一個一流大學的核心就建成了。過去五年實際上我們招聘教師只有就三年時間,時間很短,如果再有五年這個教師隊伍就可以建設的更完善。
  白岩松:
  您看,您全世界聘請了很多好的教授,然後同時薪酬很高,到這來可以建實驗室,這可是往往北大、清華吸引國外優秀人才的時候才會給的待遇,在你這變成常規的了,這跟您過去當了十年的中科大的校長,同時雖然有阻礙,但是也得到了主管的,包括中央領導的支持是有關的。新任的校長如果沒有您的這些資源,南科大會不會在前進了五年之後雖然有遺憾,但是有可能往回走或者說慢下來。
  朱清時:
  我覺得南科大今後的任務很艱巨,但是現在已經有好的基因了。就剛纔說到優秀的教師隊伍,核心已經有了,學生已經在很高的起點招了,我們的教學體系,我們的實驗課,我們的2+2頭兩年不選專業,上統一基礎課,整個教學體系已經建立起來了,我相信這一基因的話會幫助未來的校長把學校辦的更好,我對這個學校的未來還充滿希望。
  白岩松:
  我們在今天整理相關資料的時候,因為我們多次做過您和南方科大前行的這樣的一個觀察者和記錄者,在整理資料的時候聽,突然又聽到了2012年接受採訪的時候說過的一段話,我們不妨可以一起聽一下。
  朱清時:   
  我剛到南科大接受聘書之後,我發現社會輿論都是我同行者,很多人在支持,所以我覺得並不孤獨。我覺得現在做的事情,可能是一生當中最有意思的。
  白岩松:
  對,是2010年的時候,因為我們做的次數太多了,那裡的一個關鍵詞是不孤獨,今天會有孤獨的感覺嗎?
  朱清時:
  同樣不孤獨,今天在我卸任的時候,我看到全社會也在高度關註南科大。我想這是因為南科大做的事情是大家都希望在我們國內試驗能夠成功的,所以能得到大家的關註,我想現在關註和支持南科大的人可以說更多了。
  白岩松:
  接下來還有兩個問題,其實兩個問題不僅僅是南科大,如果讓您因為離開了,面對的不僅僅是南科大,而是在南科大辦校五年當中您的感受到有些東西對於整個中國高校變革來說,必須要改革,不能再這樣了,什麼排在第一位?不能再這樣了。
  朱清時:
  我覺得就是高校的幹部管理體制不能用黨政機關或政權機關同樣的辦法來做,高校是個學術機構,學術機構必須有自己領導人得產生方法。
  白岩松:
  就是帶有學校,要用不是大樓而是大師,然後內部的這種學術的環境。接下來的時候,又有大家特別開心的一個改革的結果,因為全社會都啊,今年是高考30多年以來,相對比較複雜和全面的一次高考改革出台了,您怎麼看待這個改革?
  朱清時:
  我覺得這個改革是順應了民心,大家都希望高考做這樣一些改革,但是真正要把它的推行起來做好,還有很多問題,還要靠大家的努力,我最近看到很多報紙報道,各個省的招辦,回答記者的問,他們都說他們今後兩三年要等待教育部的統一部署,我覺得像高考這樣的重大問題改革,要大家都動腦筋,不能光等教育部的統一部署。而且教育部要放權,不要把權都集中在一元化的領導上,中國的教育最大問題是要多元化,各個高校要有自主權,這個首先要從教育部和政府放權做起,放權就像用笨刀子割自己的肉一樣,那是很難受的,但這一步一定得做。
  白岩松:
  等於說其實就是從國務院多次提到的一定要用改革去解決現在存在的問題。
  朱清時:
  是的,高校一定要有充分的自主權才可能搬出特色,中國的教育才有希望。
  白岩松:
  非常感謝朱校長來接受我們的採訪,其實回頭看我也能聽出可能會有一些無奈,包括一些遺憾,但是更重要的是這五年的時間,很多的探索其實讓更多的人開始去思考,這對前方是有意義的。
  朱清時:
  對。
  白岩松:
  謝謝。
 
創作者介紹

李安

xxgrspxgzrvw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