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岸鐵路文化宮裡,二七紀念碑下的空地上,每晚跳舞的人數在高峰時可達到近百人記者彭年攝
  本報訊(記者劉智宇)昨日,長江網和本報熱線、官博、論壇聯合邀請市民討論如何“舞照跳,不擾民”,截至昨晚9時30分,逾300名網友參與討論。
  有網友抱怨深受廣場舞困擾。“我們現在的年輕人,生活壓力大,房貸,車貸,養老人,養小孩,養自己。讓我們晚上有個喘息的機會,不成嗎?”網友“yoyohust”的觀點引起不少上班族共鳴。
  也有網友力挺廣場舞。“現在很多子女都不在父母身邊,跳廣場舞最起碼給老人們一點寄托,如果這點都扼殺了,那他們能幹嘛?”網友“米米米蟲一個”說。
  “音量超大的廣場舞確實擾民,應該儘量挑選空曠的地方,音量一定要控制。”網友“藕香梨”說。記者粗略統計,300多名參與討論者中,與“藕香梨”有類似觀點的超過半數。“互讓一步,海闊天空。”網友“炯炯_NiteNite”說。
  網友們紛紛獻計。“chris601”說:“我建議把設備換成車載點煙器MP3的模式,大家各帶一副耳機,收聽相同的頻段,這個問題不就解決了嗎?”“今天_星期8”建議,政府在規劃的時候,多預留廣場、綠地,為市民騰出活動空間。
  網友觀點>>>
  “我為瀅狂”:互相理解,互相尊重,跳舞的音樂聲小一點,全民娛樂全民健身,其實是道風景。
  “幽幽陽揚”:歡樂不應該嗎?音樂不可為噪音。
  “有樣走樣”:廣場舞最神奇的就是那一個比一個奇葩的音樂,大媽們是怎麼找到的?
  “安建軍”:住宅區需要安靜,這是常識。廣場舞就該去廣場跳。這也是常識。
  兩方聲音>>>
  居民:
  音量放小些
  希望能開窗戶
  本報訊(記者劉智宇)昨日,家住江岸區新村街桃園社區的黃先生致電本報新聞熱線稱,江岸鐵路工人文化宮內,早晚都有市民晨練、跳廣場舞的音樂吵鬧,“居民投訴了近10年”。
  昨晚6時,黃先生告訴記者,“我住離文化宮最近的33單元,即使在6樓,舞蹈音樂一響,家裡電視聲音基本聽不見。”
  “大人忍一忍也就算了”,家住33單元的劉女士憂心讀6年級的外孫毅毅。“每天晚上6點到家,吃完飯,7點多開始寫作業,後來實在吵得不行,只好讓他7點多在樓下鍛煉1小時,回來再寫作業。”看著外孫每晚23時才能寫完作業入睡,一家人都很心疼。
  晚7時,與桃園社區一牆之隔的江岸區鐵路文化宮內,一個高約半米的黑色音箱已經擺放就緒。“今天音量放小點,免得旁邊的居民又投訴。”記者聽到音箱旁一位市民說。到晚7時40分,舞者已逾百人。
  記者來到桃園社區33單元的劉女士家中感受音響噪音。窗外不足50米就是文化宮的廣場,音樂聲仍然清晰。“外孫做作業時,必須緊閉所有窗戶”,劉女士說。
  舞者:
  我們找不到
  不擾民的地方
  本報訊(記者劉智宇)昨日晚7時40分許,在江岸區鐵路文化宮廣場,記者隨機採訪了數位跳舞市民。
  “在這裡跳了5年多廣場舞,感覺精神比以前好多了。”75歲的徐爺爺說,退休了十多年,“頭幾年待在家裡,很憋屈。現在跳習慣了,一天不來,就覺得渾身不自在”。退休已3年的胡女士說:“以前晚上總是和街坊打麻將,打得腰酸背疼。如今出來跳舞,人舒服多了,心情也舒暢。”
  對於廣場舞音響擾民,跳舞的人均有耳聞。“隔壁社區一直有居民投訴。在這裡鍛煉十多年了,大家玩得開心,確實捨不得散了。”68歲的梅女士說,為了緩解噪音擾民,已經有意識地調低了音量。“我們也不想擾民,有些居民屋裡有老人、小孩,怕音樂聲吵,可以理解。但附近沒有其他空曠的廣場,我們找不到既能夠跳舞健身娛樂,又不會擾民的地方”。  (原標題:跳舞可支持 方式須改良)
創作者介紹

李安

xxgrspxgzrvw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